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接家人来城里过春节反向团圆能否成潮流

2018-11-05 09:34:50

接家人来城里过春节“反向团圆”能否成潮流?

宋嵩 绘   核心提示   一票难求、假期短暂,回家过年费心费力……在这样的背景下,许多在城里工作的人选择把父母、孩子从老家接到城市里过春节。这样的“反向探亲”、“反向团圆”,有那些好处,又会遇到什么限制,会不会成为一种更为人们接受的过年方式?   “只要一家人团圆,在那儿都是过年!”1月29日,正月初七,在广州过春节的凌老先生告诉,他的老家在湖南常德,但已经有好几年在广州过年了。凌老先生的儿子凌浩在广州从事广告工作,今年把父母、兄弟接到了广州,全家11口人过了一个欢乐的龙年春节。   与春运人流反向而动,在大城市感受别样年味   “不回老家过年的原因很简单,从广州北上的车票、机票太难买,加上假期短,与其在路上折腾,不如将父母接来广州过年。”凌浩说。     1月8日,春运天,年过七旬的凌浩父母就从老家来到了广州。他们说,当时从广州出发的列车已经趟趟爆满,但由湖南南下的列车却显得宽松。   腊月二十七,凌浩的哥哥嫂嫂也乘飞机从常德来到广州,“机票是打折的,几乎比火车票还便宜,这就是到广州过年实惠的地方。”   “很喜欢广州暖和的天气。”凌浩的父母说。凌浩的哥哥嫂嫂则认为,广州过年有特别的气氛——除夕的花市、初一的焰火,还有舞狮等民俗大巡游……   在北京工作的白领小曹,今年过年也没有回东北老家,而是把父母接到北京过年。   “节前来,节后走,让父母来北京过年,是一举多得的事——既好买票,又可以让父母体验北京的年味,还能多一些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。”小曹说。   由于工作忙,小曹每年都要到除夕当天才能赶回家。“火车票不好买,有时实在买不到,就得买全价的飞机票,来回的路费要几千元。相比而言,春节前来北京的火车票就好买多了。”小曹告诉。   小曹父母也说,到北京以后,他们逛庙会、看故宫……感觉春节过得很充实。   据调查了解,像凌浩和小曹的父母这样,到子女工作地过春节的“反向团圆”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大城市并不少见。   既减少开支也可多赚钱,进城务工人员加入“反向团圆”   除了在大城市有正式工作、有稳定住所的白领阶层以外,进城务工群体中也有不少人选择留在大城市过年。   42岁的清洁工蒋女士,来自四川省仁寿县,与丈夫一起在深圳打拼了7年。春节前,她把在老家的孩子给接了过来。   “这些年,都没怎么回家过春节。”她说,因为回家的票太不好买,就算买到票,来回一趟,加上走亲访友,怎么也得花3000—4000元,相当于两个月的工资。   目前,蒋女士一家租住在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里,月租金650元。“都是一家人,挤一点也没关系。”她说,把家人接到深圳过年,这样既不耽误工作和保证收入,也能减少开支。   在北京朝阳区青年路某建筑工地,采访了在北京打工的王先生。他告诉,今年春节没有回四川老家过年,而是把妻子和儿子接到了北京。工友都回家了,住的地方暂时可以解决。他说,工地需要有人留下来值班,留在北京过春节也可以多赚一点。   采访时发现,一些企业为了缓解春节期间的用工荒,也主动想办法让务工人员留下来过年。   据一家职业介绍中心的工作人员介绍,春节期间餐饮业等服务业“用工荒”为严重。一些企业除了给员工“节日工资”之外,都推出措施解决员工家人探亲的问题,以便留心留人。 [1][2]下一页体现城市化进程结果,表明越来越多务工人员以城市为家   “父母来北京过年,感觉春节假期变长了。”小曹说,由于父母已经退休,春节前可以早来,节后晚走,也节省了自己往年花费在回家路上的时间,所以感觉春节假期很充裕。   对于“反向团圆”,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认为,从大的方面看,越来越多的人反向流动可以缓解春运压力,对流动人口多的大城市来说可以促进消费。而对留下来过年的人来说,也是一种经济实惠的过年方式。   “日暮乡关何处是”,乔新生从更深的层次分析,“究竟何处是家”,契约社会和乡土社会对家的认识是不同的。“反向团圆”增加反映了中国从乡土社会向契约社会的社会结构变迁,说明中国社会正在走向流动社会。   他还认为,进城务工人员开始加入“反向团圆”,是城市化进程加快的结果,也表明越来越多的务工人员开始以城市为家。   有专家分析,春节前从一、二线大城市回乡的客流巨大,节后返城的客流又会集中爆发。根据这种潮汐流动的特点,如果“反向团圆”能成为一种潮流,有利于客流的双向平衡,可以大大提高春运运力的利用效率。   专家认为,接家人来城里过春节,还需社会、企业助力   采访发现,目前,“反向团圆”仍以白领家庭为主,尤其以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和深圳等一线城市和一些省会城市工作的人居多。 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说,对于大多数进城务工人员来说,他们在老家有根。他们可以把父母接过来,但是不可能把爷爷奶奶等亲属都接过来,所以“反向团圆”可能只适合少数人。目前,回家过年仍是主流,“反向团圆”相对还是少数。   他认为,只有当进城务工群体形成大规模的“反向团圆”潮流,返乡人口与反向流动的人口对称了,才可能对春运紧张情况起到大的缓解作用。   同时,也有专家认为,“反向团圆”会遇到一些现实的限制因素。   比如,白领一般有自购住房或租住的房子,“反向团圆”容易实现,而对于没有个人住所的进城务工人员来说,接家人进城过年就很难。   再比如,一些人反映,带薪休假难落实,一年之中春节是少有的回家探亲时机。另外,在大城市亲朋好友少,老人过年时容易心理孤单,也是“反向团圆”的不利因素。   乔新生则认为,应鼓励“反向团圆”等多元化的过年方式,防止大城市春节期间“空壳化”。在一些大城市,外来务工人员的定期流动,导致这些城市的第三产业,像家政服务业、餐饮业等周期性萧条,所以可以加强市场调节,比如通过提高假日期间的工资等方式,让更多的务工人员“反向团圆”。   广东明朗生活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朗介绍说,企业每年都要举行两次团圆活动,一次在暑假,一次在春节期间。厂里会为来广州与父母团圆的家属及小孩报销路费,还请大家一起吃饭,并组织大家游览广州的风景名胜。   有专家认为,从企业角度来看,应加大对员工“反向团圆”的支持力度。同时也希望政府和社区能够出台更多的措施,举办更加丰富多彩的活动,吸引人们留下来过年,接亲属过年。

前一页[1][2]

石头牌坊
救生筏
珀金斯柴油发电机组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